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临汾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06:43:0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临汾白癜风医院,桓台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云南白癜风能治疗吗,河北白癜风医院,江西白癜风初期症状,吃避孕药对白癜风有什么影响,四川白癜风是否传染

  相关新闻:

 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:制定未成年人法律法规应听听孩子心声

  作出处罚的额度规定要参考其违法的范围、程度及其非法所得的收益。对于营业额动辄上亿元的一款游戏来说,一旦违规开出最多50万元的罚单,根本没有任何威慑作用。

  目前,国内的网络游戏不分年龄段,也没有按照类目进行划分,不少市面上的网络游戏都存在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内容,游戏分级制度仍没有建立。游戏分级制应该在送审稿里有所体现,并加以完善,可以学习借鉴国外的做法。

  □ 法制网记者  朱琳

  王者荣耀、防沉迷、孩子……最近一段时间,人们被这些词儿刷屏了。

  究竟如何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?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近日在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家庭是未成年人的第一监护人,理应承担更多责任。同时,学校、社会的支持,网游服务商的自律,相关立法的完善都是重要环节。

  说到立法,朱巍说,今年2月,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(送审稿)》,其中规定,家庭、学校、社会都有责任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;禁止未成年人在每日的0:00至8: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等。在他看来,送审稿不乏亮点,但仍需细化,对网络游戏分级、违反相关规定所处罚款数额等方面予以完善,只有做到切实可行,才能发挥最大效力。

  家长是第一责任人

  凌晨3点多,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王淑媛起身去卫生间,路过客厅时,看到有光忽闪着。只见客厅里,12岁的儿子乐乐坐在电脑前,猫着腰,手指不停地点着鼠标。

  “我在他身后站了好一会儿,他都没有发现,还在一刻不停地玩游戏。”王淑媛在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回忆起上个星期的事。

  更令王淑媛吃惊的是,乐乐说他这样半夜起来玩网游已经有好几个星期了。王淑媛说,起初乐乐的班主任曾向她反映,乐乐白天上课经常瞌睡,作业完不成,人变得有些内向,不喜欢和人交流,对外面的事物也不怎么感兴趣。

  “起初我没当回事儿,知道真相后,我坚决不允许他再玩网游,但他还是会偷着玩,有时候还以不吃饭的方式抗议。”王淑媛十分忧虑,不知该怎样教育沉迷网游的儿子。

  对于未成年人沉迷网游的现象,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忆南指出,由于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,对事物的认知以及对事态的判断力较弱,极易受到外界的干扰,自制力不强的青少年对网络游戏极易上瘾。

  马忆南告诉记者,由于长期玩网络游戏缺少户外活动,未成年人的身体缺乏必要的锻炼,很容易造成免疫力低下。“除了身体上的影响,心理影响更大,沉迷网络游戏容易将未成年人引向偏路,拒绝与人交往,拒绝融入社会,严重的甚至诱发青少年犯罪。”马忆南说,未成年人沉迷网游有多种因素,但是要明确家庭责任是第一位的,父母建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和良好的沟通模式,是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重要前提,同时学校和社会也应共同维护并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。

  玩网络游戏应合理分级

  目前市场上的网络游戏产品,或多或少都涉及暴力、色情、恐怖等内容,而且无限制地面向各年龄段的玩家。网络游戏引发的暴力犯罪已经屡见不鲜。

  2015年9月11日,安徽省合肥市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焚尸案,后经调查显示:18岁的李某和16岁的吴某沉迷网络游戏,杀人只是为了“练胆”“刺激”。2014年2月,湖南14岁少年在网吧将其父杀害,而他平时最爱玩的游戏是“杀人游戏”。

  “我以前想不明白,这些十几岁的孩子,怎么可能去杀人。在了解了网络游戏之后,我才明白,他们以为人被杀之后,可以像游戏人物一样复活。”一位孩子家长感叹道,可生命哪里有下一局啊!

  “目前国内的网游不分年龄段,也没有按照类目划分,不少市面上的网络游戏都存在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内容,游戏分级制度仍没有建立。”朱巍认为,游戏分级制应该在送审稿里有所体现,并加以完善,可以学习借鉴国外的做法。

  作为世界上少数的几个游戏大国之一,美国的分级制度较为成熟。美国的游戏分级组织娱乐软件定级委员会,主要对游戏软件、网络游戏、网站等进行审核。他们将网络游戏分为6个级别:适合3岁或以上玩家、6岁或以上玩家、10岁或以上玩家、13岁或以上玩家、17岁或以上玩家、限18岁以上成人玩家。标准采用不同深度的黄色和红色来标识游戏中的暴力和色情内容。

  朱巍认为,国外的网络游戏分级制度为我们提供了较好的模板,我国应出台相关的标准,对目标人群要有所考虑,哪个年龄段能接受什么游戏,哪些是可以给未成年人玩的游戏,哪些是成年人可以玩的游戏等,一定要区分开。给未成年人玩的游戏应当严加筛选,不仅不能有暴力、血腥、恐怖、色情的信息,同时,传递的思想也不能过于负面。

  “网络游戏服务商应该按照相关标准,对于未成年人网络游戏从设计之初、通过审核、再到上线发布,网游公司和相关的管理部门都要进行一定的审核,只有符合标准审查后的网络游戏才能与未成年人接触。”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建议,将重点放在先期保护上,在青少年还未接触网游前就应当有一个筛选机制。

  应增加提供商自查规定

  近日,腾讯公司以王者荣耀游戏为试点施行“限时令”,规定12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时,晚上9点以后禁止登录;12周岁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时,超时将被强制下线。同时,家长可通过“成长守护平台”,对孩子的游戏、消费情况进行监督。

  在朱巍看来,腾讯公司的规定值得其他网络游戏服务商学习,建立行业自律不但可以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,还对规范市场秩序、建立诚信自律的长效机制、提升品牌影响力等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但是仍有不少孩子家长担心:“市面上的游戏远不止王者荣耀这一款,还有许多在线网游。”

  “家长有此担忧并不奇怪,因为其他网络游戏服务商也许并没有这种觉悟,而且不同商家的管理标准、规范、频率也不一样。同时,网络游戏服务商十分容易片面追求商业利润,仅仅依靠商家的行业自律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马忆南说,在立法中明确对行业行为进行有效规制和监督,制定合理的标准,并按照不同类型游戏进行不同的管理,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对此,送审稿规定,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、完善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游戏规则,对可能诱发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游戏规则进行技术改造,并禁止未成年人在每日的0:00至8: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,有效识别未成年人用户,开发网络游戏产品年龄认证和识别系统软件等。

  姚建龙指出,这一规定对网络游戏服务商的行为作出一定的硬性规范,有利于规制网络游戏行业提高自律性,防止商家为了逐利而视未成年人利益于不顾的行为产生。

  姚建龙建议,应当增加游戏提供商自查规定,对于一些不合理的设定应当及时发现并修正,一旦出现违规现象,应当整顿改造后重新上线,比如,在完成网络游戏晋级任务时,不能设置有诱导性的游戏规则,凌晨2点至凌晨4点签到领取奖品,每天登录3小时以上有奖励等,都容易使未成年人沉溺其中。

  “同时,值得注意的是,网络实名制是否能够落实,成为此条款是否有效的关键,不少未成年人可以轻松化解那种简单的登录门槛限制,以前就曾出现未成年人盗用成年人的身份账号进行网游登录,送审稿应考虑到这样的问题。”姚建龙说,应当规定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提供更多形式的登录方式,尽可能将违规登录率降到最低,比如刷脸登录、指纹登录、生僻字登录等。

  罚款数额可采用倍数制

  对于送审稿中违反相关规定的处罚,不少专家认为其金额设定并不合理,罚款数额过低,无法起到威慑作用,实施效果也将大打折扣。

  送审稿第三十三条规定,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违反本条例规定,未进行身份注册或未采取防沉迷措施的,由文化部门依据职责给予警告,责令限期改正;拒不改正的,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,并可责令暂停或停止网络游戏服务;情节严重的,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。

  “如果单看‘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’的规定,可能看不出太大问题。”马忆南说,但如果将判罚标准与违法经营商的收益相比,就会发现数额规定并不合理。

  以王者荣耀为例,据国外数据机构统计,该游戏目前已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游戏,一季度收入60亿元,为全球营收最高的游戏。游戏注册用户突破2亿,一个皮肤一天就卖了1.5亿。

  “作出处罚的额度规定要参考其违法的范围、程度以及与其非法所得的收益。对于营业额动辄上亿元的一款游戏来说,一旦违规开出最多50万元的罚单,根本没有任何威慑作用。”马忆南认为,这样的规定也就失去了其惩戒违法者的初衷。

  姚建龙解释说,规定将罚款金额设置成有上下限额的罚款区间的初衷,是为了后续执法上更容易操作,因为有些涉及到网络游戏的案件经常在判处罚金方面难以决断,直接标明罚款的具体数额限制更易判罚。

  “当然,如果要将罚款的数额界定得更为合理,应该采用倍数概念,即处罚金额应当是其违法所得的几倍。”姚建龙建议,相比于罚款最高限额和最低限额的规定,这样的规定无疑更加灵活,也符合“所罚”大于“所得”的惩罚机制,同时对企业也能产生震慑作用。

  (文中未成年人及家长均为化名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四川根治白癜风